1962年中国军队攻入印度 首都新德里唾手可得?

1962年爆发的中印战争围绕着中印边境上的争议地区全线展开,中国军队在这次战争中在军事层面上大获全胜。但在战胜之后,中国单方面将军队后撤,印度得以占领藏南中印争议地区。这个结果使国人扼腕不已。关于50年前的这场战争,不断有一些似是而非的传闻出现,渐渐模糊了这场战争的真实景象。

在中印战争的诸多传闻中,最受欢迎的是这个传说:中国军队在反击作战中已经快打到新德里了。在传说中往往还给这个“快”配上了一个具体的数字,即中国军队已经打到了离新德里仅仅只有XXX公里的地方。似乎只要没有中国政府的主动停战,连印度的首都都要被拿下了。如典型的“我军风扫残云,气吞江河,战事只进行了十多天,先锋部队便推进到距新德里只有300多公里的地方。印度首都一片惊慌,大街上修筑工事,市民们争相出逃。”;“该师先头部队从海拔6000米的高原一直打到离新德里只有300公里的恒河边上……由于没有接到命令,该师准备一直打到新德里。此时的新德里已经混乱到了极点,全国上亿印度难民向安全地区涌去。”这个传说的影响是如此之大以至于一些正规出版物中也出现了这个说法。在《喜马拉雅山的雪——中印战争实录》中记载着“与东部军区的战争同时开始的是在西部的喀喇昆仑山口。中国军队已经打到了重镇楚舒勒。印度人都知道,那儿离新德里大约三百多公里。”;《兵器知识》2010年第12期一篇题为《中印楚舒勒之战1962》的文章,据称是翻译曾参加过中印边境西段作战的印度退役准将L。N·萨勃拉曼尼亚的回忆,在文末也说“相继丢掉古荣山和热赞山口后,遭受重大损失的印军第114旅已无心恋战,所有部队仓皇逃往列城,楚舒勒谷地已无一兵一卒。印度人都知道,楚舒勒离新德里仅300多千米,新德里已经开始挖战壕了……”。

 

最惊悚的是一篇以“美国人”身份讲述中印战争的网文,宣称“此时,中国军队继续持续逼近。其先遣部队,以达到接近印度首都新德里外围50公里处。其深入印度作战达212公里。中国军队士兵已经看到了新德里的莫汉莱比塔塔尖。”从这个数字有零有整精确到个位,说得煞有介事的传说中我们不难发现一个著名二战传说:德军进攻莫斯科已经能看见克里姆林宫尖顶上的红星的影子。但,这是事实么?

分析:

本文摘自:《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史》,作者: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史编写组,出版:军事科学出版社

班公洛地区,位于中印边界西段西藏阿里西北角(日士县斯潘吉尔湖西侧),境内为日土县的新疆地区,境外为拉达克之楚舒勒地区。该地区山高坡陡,地势险要。山上多乱石,草术不生,空气稀薄,呼吸困难,风大雪大,雪深路滑,气候寒冷。入侵印军在班公洛地区建立据点,并企图以此控制西藏之班公洛、热琼等哨卡,威胁西藏阿里纵深地区的安全。

一、战前印军和中国边防部队的基本情况

印军在第一阶段失败后,即增调兵力。将其第十旅主力两个营调到西线,部署在东堤以西印度河谷地区;将第一六三旅3个步兵营调至列城及其附近地区;以原属第一六一旅之杰特联队第一营转隶第一一四旅,进驻楚舒勒地区;调第十三野炮团和第三十二重迫击炮团(分别装备有87.6加农榴弹炮24门,106.7迫击炮24门〉驻列城。并各以两个连及轻型坦克装甲部队各一个连,加强第七十旅和第一一四旅。10月下旬,西线印军统一组成喜马拉雅第三师,总兵力增至1.5万余人。印军在楚舒勒地区,调整部署,加紧构筑工事,大量设置地雷等爆炸性障碍物,不断向中国边防部队开枪打炮。

班公洛地区为:印军第一一四旅廓尔喀第八联队第一营和库马盎联队第十三营,分别配置在莫尔多通道北南两侧高地上。其北山设据点两个(“阿印5号、16号”),南山设据点4个(“阿印6、7、8、9号”)。其中北山5号和南山6号分别设在山脚下,形成莫尔多通道北南两椅角,两点间有大面积布雷场、铁丝网封锁了通道。上述6个据点,其中6、5、16号3点,由廓尔喀第八联队第一营防守,7、8、9,号由库马盎联队第十三营防守,分界线在6、7号据点之间。通道北侧16号,南侧8、9号据点均设于山顶突出部,比中国边防哨卡1号、2号、11号高约600米,可通视纵深20多公里,控制斯潘古尔湖地区中国边防部队的活动。上述据点,成为楚舒勒、丁如泽机场和通东堤公路东侧的前沿屏障。此外,楚舒勒地区印军还集结有1个步兵营、1个机枪营、1个坦克装甲连,随时可向中国境内攻击。印军在通道两侧山凹处有炮兵阵地4处,可支援其各据点战斗 威胁中国边防哨卡及后方安全。

中国边防部队在反蚕食斗争阶段,即在入侵印军“阿印5、6号,,据点对面莫尔多通道两侧设置了“阿1号”和“阿1I号”两个哨卡,与入侵印军“阿印5、6号”据点相对峙,并在“阿1号,,和“阿11号”之间与入侵印军布雷场相距200米处,布设正面宽约3公里、纵深40米的防坦克防步兵混合雷场,封锁通道,掩护“阿1亨、11号,,哨卡正面。在入侵印军7、8、9号据点对面,设置了“阿2号”哨卡:观察警戒印军上述各点行动。在入侵印军16号据点北侧高地,设置“阿10号,,哨卡,比印军16号据点高出100余米,可控制其16号,并能观察印军纵深活动情况。上述各哨卡均由西线阿里支队第二、第三连负责防守。

中国西线作战部队主力集结于日上宗,经过半个多月休整,做好了一切战斗准备。

尼赫鲁政府拒绝接受中国政府的三项建议,企图与中国再次较量。11月14日,中央军委电示新疆军区与康前指:

1、同意你们集中主要兵力兵器;同时歼灭8、9、16号印军的作战部署。

2、拔点时,对印军设在境外的炮兵和据点印军不打,我不打,印军打我时,我坚决还击。以短促猛烈突然的火力还击,打它的丁如泽机场和楚舒勒,炮弹可以越界,人员不能越界。还击时必须经总参谋部批准。

3、印军队9、16号据点经营时间较长,工事比较坚固,距楚舒勒较近,其兵力支援容易。故必须从打一场硬仗恶仗要求出发,要多准备几手,一定要把准备工作做好,切勿仓促动手。

遵照中央军委指示,新疆军区和康前指决心:首先拔除印军队9号和16号3个威胁最大的据点,尔后视情况再拔除5、6、7号点。同时准备歼灭增援反扑之印军,做好以炮火还击的准备。

其部署:以第十一团第三营、加强第十团第三营第九连、阿支。2号卡1个排、120迫炮营(欠1个连),配属第十团75无坐力炮4门、骑兵第三团57无坐力炮1个排(3门)、团属工兵连、师属喷火排、师属高射机枪1挺,首先歼灭8、9号据点之印军,尔后视情况歼灭入侵印军队7号据点。

以阿支守卡分队抽调不少于1个连的兵力,配属骑兵第三团迫击炮连和无坐力炮排(3门)、第十团工兵连1个排、喷火1个排、另以骑兵第三团1个步兵连为二梯队,首先歼灭“阿印16号”印军,尔后视情况再歼灭5号之印军;以骑兵第三团(欠2个连)、第十团第三营(欠1个连)为前指预备队,准备向莫尔多通道,且坎一羌山口,扎西岗一拉多方向实施机动,配合守卡分队,歼灭增援反扑之印军。

以第四师侦察连一部兵力控制新张山口,阻止东提之印军进入中国边防部队侧后;另以一部兵力配置在新张,准备歼灭印军空降兵。

11月17日阿支拉多、且坎守卡分队,分别向拉干赫尔、羌山口方向进行侦察巡逻。18日拂晓,展开活动迷惑印军,以掌握这两个方向的印军动向。

炮兵部队:以120迫击炮(4门)、76。2加农炮连(4门)、第十团迫炮连(6门)和75无坐力炮(2门),组成炮兵群,配置在阿1号至11号卡后侧。决心首先以火力急袭“阿印16号”,支援阿支突击连拔点战斗;尔后,当印军炮火射击时,实施炮火还击;打印军增援部队等。高炮营配置在“阿2号”卡附近,掩护主攻方向对空安全。

第四师工兵营以1个连构筑前指观察所,以1个连执行扎西岗、且坎前沿布雷、设置障碍任务,以1个连维护狮泉河桥梁渡口。

康前指设在“阿2号”卡附近。

部队作战准备。西线机动作战部队,经半个月休整恢复了体力,总结了第一阶段的作战经验和教训。从11月14日开始,进入作战准备,各部队根据作战任务,进行现场勘察,了解敌情、地形,确定开进路线,拟制作战方案,进行战斗编组,明确指挥协同、支援联络等,并设置沙盘模型,反复进行演练。与此同时,各突击分队进行了充分的思想动员,准备了充足的作战物资器材,作好了打硬仗、打恶仗的准备。

参战部队认为,拔点攻坚战,是一场“硬仗,恶仗”,印军工事坚固,火力密集,地形险要,易守难攻。特别是防步兵地雷爆炸性障碍物,不但纵深大,正面宽,道带多,而且布设隐蔽,不易发现。但其弱点是:工事前强后弱,火力前重后轻。若从侧后攻击,即可避开其雷区和火力封锁区,减少部队伤亡。

各突击分队经过认真研究,拟采取夜间接近印军,拂晓发起攻击的战法。担任拔除8、9号据点的突击分队,采取避开正面迂回侧后,分割包围,多向攻击的战术。对16号据点的攻击鉴于地形限制不便迂固,决定采取炮火掩护、工兵开辟通路、正面强攻、侧后助攻的打法。

四、乘胜收复“阿印5、6、7号”据点

拔除“阿印8、9、16号”据点之后,总参谋部于121月19日电示:“你们己顺利地歼灭了8、9、16号据点之敌,甚慰,同意你们乘胜拔除5、6、7号印军据点”,请切实注意以下四点:

1、要做好准备工作后再动手,不可轻敌。

2、这几个据点靠近国界,不好迂回包围,故能歼灭者坚决歼灭,不能歼灭者给以严重杀伤后打跑了也是胜利。

3、对楚舒勒、丁如泽机场,印军炮兵的处置仍按总参谋部前电规定执行,即印军不打,我不打,印军如打。我就坚决还击,压制或摧毁。炮弹可以打出国界,但人员决不能越出国界。

4、多抓俘虏、少杀伤,学几句外语。

遵照印军不打、我不打,印军打我时坚决还击的指示,当印军炮群于16日19时20分向攻击16号据点的分队实施拦阻射击时,西线边防部队炮兵群向印军炮兵阵地猛烈轰击;尔后对丁如泽机场设施及5、6、7号据点逐次轰击,给印军以沉重打击。炮战一日,夜幕降临。5、6、7号据点之印军惧歼,仓皇逃窜。翌日,西线边防部队进入上述各点,收复最后三个据点,收集物资打扫战场。

至此,班公洛西岸地区作战胜利结束。西线作战部队于11月26日下山归建。

第二阶段作战历时3天,全部肃清斯潘古尔湖以西地区印军入侵据点,攻歼印军侵略据点3个,扫除3个,收复了失地。共歼印军165人。其中击毙160人,俘虏5人,缴获各种火炮11门、各种枪109支(挺),弹药6万余发,汽车2部,其他作战生活物资等。拔点部队伤131人,亡67人。

西线第二阶段作战,虽是一场硬仗,但各突击分队,英勇顽强,前赴后继,拔除了印军入侵据点,收复了国土,打出了军威。圆满地完成了党中央,中央军委赋予的作战任务。

http://news.ifeng.com/history/zhongguoxiandaishi/special/zhongyinzhanzheng/detail_2012_10/18/18347064_0.shtml

 

 

本文摘自:《军事历史》2005年02期,作者:魏碧海
[编者按]关于中印边界问题及1962年的那场自卫反击战,一直是公众及网上军事论坛最热门的讨论话题。新浪网目前仍在“论战”中的一个贴子,点击率已达24万次。网民们大多不了解中印边境争端的来龙去脉,不了解1962年自卫反击作战的时代背景,所以无法理理解毛泽东、周恩来的战略决策,出现了许多偏激言论,甚至不排除有敌对势力借题发挥、兴风作浪之嫌。《军事历史》作为军事科学院这一军事学术权威机构主办的期刊,有责任和义务发挥正确舆论导向作用。澄清历史事实的最好办法是“让历史见证人出来说话”。为此,本刊记者魏碧海对阴法唐中将进行了两次专访。阴将军长期在西藏工作,是“老西藏”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曾任西藏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成都军区副政委兼西藏军区第一政委,也是1962年种印边界自卫反击作战的主角——“藏字419部队”的政委。

本文受访者阴法唐中将简介:阴法唐将军1950年10月参加昌都战役,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8军第52师副政委;1951年与副师长陈子植率第52师主力进军西藏,任中共西藏工委江孜分工委书记;1959年任西藏军区江孜军分区政委、中共江孜地委书记;1962年任藏字419部队政委;1963年任西藏军区政治部主任;1980年任中共西藏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成都军区副政委兼西藏军区第一政委;1986年任第二炮兵副政委;1988年被授予中将军衔。

本文作者魏碧海简介: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杂志副总编辑、记者、主要作品有《铁流东进》、《西陲血路》、《第四野战军征战纪实》、《纵横天下》、《末日的祭礼》等著作和20集电视剧连续剧《解放海南岛》,曾获“中国图书奖”、“中国人民解放军图书奖”、“国家图书奖提名奖”。

记者魏碧海(以下简称魏):克节朗战役之后,中国政府发表声明,提出停止冲突,重开谈判,私平解决边界问题的三项建议。同时,总参和西藏军区前指下令我军停止追击,在达旺河以北休整待命。这充分显示了中国政府的和平愿望。但印度政府不但不理,反而宣布全国处于紧急状态,组织战时内阁,发行战争公债,进行战争动员。

阴法唐(以下简称阴):尼赫鲁自己撕下了“不结盟运动领袖”的假面具,公开向美、英等国乞求军事援助。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立即满足印度的军事需求,加紧向印度空运军事装备,鼓励印度与中国继续进行军事对抗。尼赫鲁在西方的支持下,决心与中国再进行一次较量。顺便说一句,我们在战斗中缴获了不少美国援助印军的武器,有的还没有开箱。

魏:印度新任国防部长恰范声称决心同中国战斗到底,直到最后获得胜利。印军向边境调兵遣将的同时,还不断炮击达旺河北岸的我军阵地。

阴:印军还要打,我们想罢手是不可能的,只好奉陪。印军加紧向边境地区增派部队,到11月中旬,印军在东线的兵力达到3万人,其中1.5万人部署在达旺河南岸至印度境内的提斯浦尔之间。为了打破尼赫鲁通过军事冒险达成领土要求的幻想,毛主席、党中央决定给印军更为沉重的打击,迫使印度放弃军事冒险,回到谈判桌上来。11月12日,中央军委下达了再歼灭印军3至4个旅的的任务,其中达旺方向2至3个旅,瓦弄方向1个旅。

魏:瓦弄方向自卫反击作战是54军军长丁盛负责的。

阴:54军第130师于10月21日从四川出发,原拟参加达旺方向作战,后因印军向瓦弄方向增兵,军委决定将该师投入瓦弄作战,并与昌都军分区联合组建丁盛指挥所,简称“丁指”,指挥瓦弄方向作战。

魏:第二阶段反击作战,达旺至西山口、邦迪拉方向是主要方向,在这个方向419部队仍然是主角。请谈一下印军的兵力部署情况。

阴:前面说过达旺河南岸至提斯浦尔印军部署了1.5万人的兵力,其中在传统习惯线以北的西山口、德让宗、邦迪拉地区约1.2万人。印军是沿公路两侧纵深梯次配备,基本上是一个长蛇阵。刘伯承元帅形象地指出印军的部署特点为“铜头、锡尾、背紧、腹松”。印军第62旅等部约3300人部署在西山口、申隔宗地区;第65旅战术司令部率两个营约1500人部署在略马东、德让宗地区;第48旅战术司令部率3个营约2200人部署在邦迪拉、拉洪、登班地区;第4师战术司令部和炮兵第4旅部约1000人部署在雨旺附近;第67旅在伏特山和米萨马里地区。

魏:我军在这个方向投入了多少兵力?

阴:中央军委为了加强东线主要方向的作战兵力,将步兵第55师从西宁调来了。这样我们就有了3个师的兵力,即:419部队、11师两个团、55师,另有山南军分区4个连、炮兵、工兵等部共1.8万人。我军与印军在这个方向的兵力对比为1.5:1。我们采取刘帅提出的“打头、切尾、斩腰、剖腹”的战术,实施大纵深迂回包围,多路穿插分割,将敌人的长蛇阵切为数段,各个歼灭。

魏:3个不同建制的师,另外还配属了不少炮兵、工兵,请谈一下我军的指挥关系。

阴:这个方向统一由西藏军区前指指挥,张国华司令员率军区前指于11月1日由麻麻移驻达旺以北5公里处的邦岗共。那个地方原为印军的一个指挥所,印军留下了一个沙盘,张司令召开团以上干部会议,就用那个沙盘研究作战方案,下达各部实施迁回、穿插、分割的任务。我军第一步有两个任务,一是“切尾”,由师两个团从印军右翼实施大纵深迁回,绕到印军主力后面,切断德让宗与邦迪拉之间的公路,堵截敌南逃退路,同时阻击从邦迪拉北援之敌;二是“打头、击背、剖腹”,由419部队、55师、山南军分区和炮兵、工兵等部歼灭西山口、申隔宗、略马东地区之印军,尔后与11师部队南北夹击德让宗之敌。张国华司令员本来要419机关统一指挥西山口到德让宗地区的作战。鉴于55师是一个跨大区的建制师,我感觉全由我们指挥不好,我就向张司令提出419与55师联合指挥,建立“联指”,张司令采纳了这个方案。联指随155团行动,在行进中还出现过一个有趣的事情。发起总攻不久,我们一部随155团向申隔宗穿插,结果走错了路,又遇悬崖绝壁,行动就慢了。那个地方很奇怪,电台信号弱,电报既发不出去,也收不着。联指另一部也遇到类似情况。从18日下午两点半到19日中午12点,联指与上级和下级都失去了联系。我们的部队素质很好,一看与我们联系不上,马上就越级与军区前指直接联系。在这20多个小时,张司令就直接指挥到团。直到联指电台信号恢复了,才恢复了对419部队和55师等部队的作战指挥。

魏:西山口至郑迪拉方向战役有一个显著特点,那就是我军的迂回、穿插、分割战术。战后张国华向中央汇报作战情况时指出,印军最怕侧后迂回,毛主席说“这不仅是印度,从古以来,哪一支军队都最怕这一手。”请谈一下这方面的情况。

阴:迁回、穿插、分割战术的灵活运用是克节朗战役的一个特点,各级几乎都成功地运用了。第二次战役,也就是西山口至邦迪拉战役,这个特点更为明显。从整个战役看,有大纵深迁回,如11师的“切尾”行动,急行军用了7天5夜的时间,从印军右翼绕一个大弯子,深入敌后150公里,将邦迪拉至德让宗之间的公路切断了,把拉洪以北之印军兜进了我军的大包围圈中。从每一个战斗看,都有距离远近不同的小迁回、小穿插、小分割。根据张国华司令员和军区前指的作战部署,战役总攻时间为11月18日8时30分,在此之前,各部队根据各自的作战任务隐蔽穿插至预定位置。既不能过早到达预定位置,以免暴露战役意图,也不能过晚到达,否则就达不成多路向心合围的目的,让敌人从缺口中逃掉。如山南军分区郭指的部队是从12日出发的,157团是14日出发的,154团和155团是15日出发的,55师部队是14日出发的。这些部队在迁回穿插途中有的就与印军小部队打响了,但印军却“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没有察觉我军的整体作战意图。直到11师18日拂晓切断他们的后路之后,才意识到我军竟然有这么大的胃口,给他们布了一个南北纵深达150公里的口袋。

魏:印军在第二次战役中不如第一次战役那么顽强,当他们意识到已陷于包围之时,害怕重蹈第了旅被全歼之夜辙,纷纷夺路溃逃。我看过印军第62旅参谋长在1979年出版的回忆录,据他说,18日晨,当我军总攻刚一发起,印军第4师师长就脱离了指逃跑了,接着防守西山口的印军第62旅旅长也脱离指挥逃跑了。印军实际上是在群龙无首的混乱状态下竞相逃命。

阴在第二次战役中,印军除依托工事的防御部队比较顽强之外,一脱离工事基本上就没有什么战斗力了。我军在战斗中不管兵力比印军多还是少,均能做到攻必克、守必固,那种气势完全是秋风扫落叶印军是沿公路两侧呈线式部署的,后路被断后,陷于前有追兵,后有堵截,两翼受到攻击的绝境,纷纷向公路两侧的高山密林中溃逃,这样建制就乱了,难以组织起像样的防御和反击,整个战线很快就土崩瓦解了。联指所属部队仅用了两天时间就攻占了西山口、申隔宗、略马东、米龙岗等地,师攻占了德让宗和邦迪拉等地,印军主力不是被歼灭,就是溃散于山林中,另有两股分别向打陇方向和邦迪拉以南逃窜。军区前指即令419部队第154团向打陇追击,11师第33团向邦迪拉以南追击。随后,154团追到打陇,占领了吉莫山口,33团追到查库,占领了鹰案山口、比里山口,接近了传统习惯线,从那里可以看到印度平原了。21日,中国政府发布声明,宣布“全线主动停火,主动后撤”。部队接到了停止追击的命令,转入分片清剿。在清剿中巧团击毙了印军第旅旅长辛格准将。

http://news.ifeng.com/history/zhongguoxiandaishi/special/zhongyinzhanzheng/detail_2012_10/18/18349912_0.shtml

 

结论:

1962年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解放军未进入印度境内

本文摘自:人民网-军事频道,作者:徐焰,原题:《徐焰: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时我军从未进入印度境内》

人民网军事在线北京5月14日电今天上午,国防大学教授徐焰少将做客人民网,澄清了近年来网络上流传有关军事和历史方面的虚假传言,还原历史真相。

近年来有一些文章谈及到1962年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的时候使用了不少夸张的描述,甚至说中国军队已经是深入了对方境内纵深,逼近某些主要的城市。关于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的时候中国军队是否进入了印度境内这个问题,徐焰表示,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是在1962年10月到11月间进行的,时间很短。按照我们中国地图的划法,中国军队在这次作战中间,根本没有进入印度境内,中国军队作战都是在中国领土上进行的。按照印度地图的划法,其实也没有进入它的纵深。按照印度的划法,也只不过是在双方争议地区交战。而且中国军队在反击取得胜利的情况下,很快还撤回到战前的位置。

对于有传言称1962年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时逼近印度的首都时,徐焰教授表示,这是属于夸张的不实信息。当时作战情况从地图可以看出来,两个作战方向,离印度首都都有千里之遥,根本不在一个方向上。这种说法当时一些不了解情况的人在那自己凭空幻想编出来的,完全没有事实根据。

http://news.ifeng.com/history/zhongguoxiandaishi/special/zhongyinzhanzheng/detail_2012_10/18/18352747_0.shtml

版权声明 

  作者:凤凰网历史综合
  原文链接:http://news.ifeng.com/history/zhongguoxiandaishi/special/zhongyinzhanzheng/#001
  是否已授权本站转载: 未授权,据CC BY-NC-ND 2.5协议传播
  配图为编辑所加


注:本站不提供结论只提供思路。结论会因更新的证据而修正,思路不会。若对本文有异议,欢迎投稿.

非特别注明,本站文章及配图转载自网络,据CC BY-NC-ND 2.5协议传播.

若本站的转载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随时联系我们。若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