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红会:有人在黑我?! ——中国红十字会向台湾红十字会索要500万买路费的传闻始末


缘起

雅安地震,台湾红十字会欲伸出援手派出救援队,但与大陆红十字会联系时后者竟表示,先捐500万再进灾区。消息传出,举世哗然。这一事件随后被演绎为“大陆红十字会向台湾红十字会索要500万买路费”。这则消息最早来自于@IBTimes中文网 的微博,发布于2013年4月22日17:11,其后被不少官媒微博转载,迅速传遍全网,并引发轩然大波。

@IBTimes中文网:【台湾红十字会:大陆要求先援助五百万人民币】台湾红会组成救助队欲入川救助,但大陆红十字会要求其先援助五百万人民币才可进入灾区。台湾红会梁处长已收到了中国红十字会发来的五百万元用处细则,一百万用于购买医疗器械,另外四百万元并没有透露具体用处。

郭美美事件后,红会的名声一塌糊涂,影响力每况愈下,这次雅安地震,根据公开的报道,募捐到的仅有15余万元,以及满屏幕的“滚”。而与之相反,一个新秀的慈善组织:壹基金,却在同样时间里募集超过2240万元,实在令人深思。国人并非没有善心,只是不愿意在同一个坑里掉进去两次。

这一次“买路费”的新闻传出,民众自然气不打一处来:干正事不会,吃拿卡要却一样没落下,这不是发国难财么?留言里随即骂声一片。这则微博发出时,我正在一个朋友家聚会,没有关注,九点多回到家打开电脑才看到。如果我当时就看到了,肯定也会转发加痛斥加吐槽,这是人干的事情么?而且我不会怀疑此事的真实性,一则本来就是一家正规媒体发布的,一则事关重大,媒体没有这个胆造这么大的假,一如《大公报》打的的新闻。

 

疑惑

但现在事后诸葛亮的想想,这则消息如果属实,会与两个常识违背:一、当天中午,外交部已经发布告示,称“中方救灾物资充足 暂不需外国救援力量”,这一消息通过@头条新闻 传遍全网。

@头条新闻:#雅安7级地震#【外交部:中方救灾物资充足 暂不需外国救援力量】对于中国四川雅安芦山地震后国际社会表示愿提供各种援助一事,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21日表示,中方搜救和医疗力量有保障,救灾物资充足,暂不需要外国救援队、医疗队和救灾物资。http://t.cn/zTiowyE (4月21日14:42)

台湾当然不属于外国,但因为历史原因,通常情况下都是比照办理。中国红十字会作为一个非常特殊的“非政府组织”,自然不会和政府对着干,即使中国红会想钱想疯了,想去讹台湾红会,他们也不敢这么大的胆子用500万作为进灾区的门票,因为如果台湾红会捐了500万,但最后其救援队又因为中国的政策进不了灾区,肯定会公之媒体,这事可就弄大了,中国红会绝对会吃不了兜着走。这样的傻事,他们不会去做。

第二个常识是,台湾是一个充分享有新闻自由的地方,媒体多有政治倾向。真有这样的猛料,按照台湾媒体的一贯做法,绿营媒体如三立、《自由时报》,必然如获至宝,吵得不可开交了。那个认为林志炫没有获得“中国好声音”的冠军是因为中共从中作梗的议员也肯定会就此事大书特书。在互联网时代,台湾和大陆的信息沟通其实很流畅。如果这样的事情真的发生,台湾媒体报道后,大陆的网民会很快知悉。而且,这年头,嘲讽中国红会已经和嘲讽中国男足一样,并非是一件政治不正确的事情,既然没有风险,此消息肯定会先以小道消息在大陆的网络上广为流传。事实上,在@IBTimes中文网 发新闻前,网络上几乎没有500万买路费的说法。

 

 争议

当然,违背常识不一定就是假新闻,而且有些事情正是因为违背常识,才有新闻价值,这些年我们也见得多了。这则新闻到底是怎么回事呢?点入IBTimes中文网的页面,这则名为《台湾红十字会:大陆要求先援助五百万人民币再进入灾区》的新闻已在该网“中国”板块新闻排行的第一位了。该新闻称:

 

据台湾媒体东森新闻报道,台湾红十字会目前已组成20个专人的救助队,即将深入中国四川雅安震区进行援助。报道还称,中国红十字会总会要求台湾红十字会先援助五百万人民币再进入灾区救助。

……

对于中国红十字会总会要求在进入灾区救助前先援助五百万人民币,梁处长向IBTimes坦言确有此事,他称今日下午已经收到了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发来的五百万元善款用处细则,其中一百万人民币用于医疗器材的购买,另外四百万元并没透露具体用处。

http://cn.ibtimes.com/articles/26737/20130421/418937.htm

 

也就是说,IBTimes中文网是从一家台湾的媒体获悉此事,随后向当事方台湾红会进行核实,核实之后发布的此新闻。那么东森电视台有没有发布这样的新闻呢?确实是有的。东森的新闻称:

 

四川大地震,台灣紅十字會目前有20個專人在整理物資,預估最快今天下午會組成評估小組,深入災區,不過大陸紅十字會,希望我方先援助5百萬人民幣,紅十字會經由內政部同意,已經由之前汶川大地震捐款款項中,先撥出5百萬人民幣救災。

 

 

严格意义上讲,IBTimes中文网将这一段表述简化为“中国红十字会总会要求台湾红十字会先援助五百万人民币再进入灾区救助”,确实容易让人产生误解。东森的报道只是说,“大陸紅十字會,希望我方先援助5百萬人民幣”,这种“希望”,既可以理解为是一种乞求帮助式的希望,也可以理解为是一种心照不宣的暗示。如果是前者,假象场景是:台湾红会对大陆红会说,我们这边救援队马上就要准备好了,你们那边还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么,大陆红会说,我们这边人手不够钱也不够,但你们过来挺麻烦的,不如先捐个500万给我们,钱到帐很快的。如果是后者,假象场景是:大陆红会说,你要过来可以啊,先捐500万给我们。具体实情如何,东森并没有明说。

IBTimes中文网在引述时将“希望”改成了“要求”,并且使用了“先……再……”的句式,容易让读者更倾向于认可实情是对中国红会不利的后一场景。这样改写不是很专业但也算不上是捏造新闻,何况IBTimes中文网确实有进一步采访过相关人员:“对于中国红十字会总会要求在进入灾区救助前先援助五百万人民币,(台湾红十字会相关负责人)梁处长向IBTimes坦言确有此事”。既然当事人已承认,那么这则新闻便算不得假新闻。

从语法上来讲,“先……再……”的含义有两种理解,一种仅表时间先后,一种表条件。前者如“我先吃苹果再吃梨”,后者如“我先读初中再读高中”。先吃苹果还是先吃梨其实没有逻辑关系,我大可以先吃梨再吃苹果,但我却不能先读高中再读初中。如果没有上下文,这两种理解都可以,但当“先……再……”与“要求”两字连在一起使用的话,则读者更容易理解为后者,即一个是另一个的前提条件。事实上,根据读者甚至媒体人对此新闻的评论和留言来看,大多数人均是将“捐500万”理解为中国红会让台湾红会“进入灾区”的条件了。

总的说来,这也许不至于是一篇假新闻,但确实是一篇有瑕疵的新闻。既然已经联系到了台湾方面的当事人,何不直截了当的问:中国红会是说“只有捐500万才能进灾区”么?不管对方回答有或没有,这都比当下这条模棱两可、极易被误读的新闻要传递更准确的信息。此外,官方微博“大陆红十字会要求其先援助五百万人民币才可进入灾区”的表述,更是将这种模棱两可的空间都挤压掉了。还有一点,有网友截图表示,微博和网站原文中的“梁处长”其实应该是“陈处长”,网站新闻稍后更正了,但因为微博没法更正,因此一直是“梁处长”。一位自称是IBTimes员工的人在微博上表示,这是因为记者采访时先打电话给台湾红会总机,总机说接给梁处长,然后就采访了。另外还有网友称,微博的发布时间居然在网站新闻的发布时间之前,那位员工的回复是因为服务器在美国,所以时间上有偏差。

 

 回应

如果说这篇新闻尚有可以为其辩护的地方,但事态之后的发展就让人很感到遗憾了。在IBTimes中文网 的微博发出一个小时后,4月21日18:19,一位名为@大树_CUPL 的微博网友以个人身份向台湾红十字会赈济处陈炳林处长发出邮件咨询此事,虽然是周末,但陈处长在18:49就回复了邮件,邮件称“这是天大的误会”,并表示随后会将更正的内容寄给@大树_CUPL 。18:51与19:25,陈炳林连发两封邮件,将与IBTimes中文网 记者邮件往来的打印扫描件发给了这位网友。这位网友随即发布在自己的微博上,后被诸多媒体广泛引用。@一财网 的微博至今仍将这封邮件截图置顶,同时也将截图中采访人的个人信息进行了马赛克处理。

 

根据这张截图,17:45,IBTimes中文网的记者将新闻稿发给陈炳林进行审稿,陈炳林于17:58回复称此新闻有部分是误解了他的意思,希望能进行更改。18:43,记者回邮件表示那并不是误解,但如果觉得表述有误,可以提供“认为正确的表述”。19:14,陈炳林将更正过的新闻稿发回给记者。遗憾的是,IBTimes中文网的微博及网站的该新闻页面并未特意发布被采访者要求的此一更正,若不是邮件内容通过其他渠道流出,读者无从得知背后还有这般波折。

事涉重大,加之网友反响强烈,中国红十字会至迟于18:39知晓此事,并通过@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 的微博进行回应。因为中国红会引用的“中央通讯社”的报道中(这也许是仅有的一次中国大陆机构引用台湾官方媒体的报道),并未将500万与进入灾区联系起来。

19:23,IBTimes中文网的总编@连清川 表示:

@连清川:本网新闻发表之后,有许多人来函来电询问相关的情况。本网研究员正在与此新闻相关各方,包括见证人核实与跟进,相关新闻将会随后发表。

19:39,@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 发布微博称:

@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调查报告#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委员、新闻发言人@王永 刚刚和台湾红十字会副会长王清峰女士通了电话。王会长表示,大陆红会从未提出“不捐500万就不能进入灾区”,该说法纯属捏造。另据悉,境外救援能否进入灾区,不取决于红会,由国务院抗震救灾指挥部决定,外交部掌握政策和协调。特此通报。

21:17,@IBTimes中文网 发布了一条微博。在这条新闻中,刊登了之前台湾红会陈处长的更正的信息。

@IBTimes中文网:【中国红会监督委:境外救援能否进入灾区不取决于红会】台湾红十字会赈济处:”中国红十字会希望台湾能够捐助紧急赈灾款500万,以协助灾区赈济工作。另外,对于台湾方面有关赈济物资及救援队的整备工作,大陆红十字会深表谢忱,会尽快了解灾区相关需要后,尽速联络台湾红十字会。”http://t.cn/zTiROod

21:34,@连清川 发布微博称:

@连清川:本网《中国台湾红十字会:大陆要求先援助五百万人民币再进入灾区》http://t.cn/zTi066L引发广泛关注。文章完全建立在采访基础之上。理解与争辩,本网只提供事实不予置评。地震大灾,本网竭尽所能提供消息,因为披露信息就是我们的职责。媒体责任,不是服从于任何的理念,而是“真相,惟有真相”。

4月22日00:34,@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 转发了台湾红会的声明:

@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台湾红会声明#针对今日有媒体报道大陆红十字组织要求本会先援助500万人民币再进入灾区一事,本会严正声明此为错误报道,绝无此事。期盼外界能够在灾难发生的当下,以人道为本,莫将人道赈济工作做出错误解读,引发莫需有的误解。@IBTimes中文网 @连清川 @央视新闻 @人民日报 @中国红十字会总会 @老沉

读至此,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是非曲直相信各位已有自己的判断了。有几点作为马后炮要放。

 

马后炮

 

网络时代的清者自清

“清者自清”一般认为是一种高洁的性格,面对不合理的指责,不屑与之争。但在网络时代,这并不是最佳的选择。舆论宣传就像阵地一样,你不抢占有利地形,就会被别人抢占。一旦陷入被动,就会格外难堪。在这一事件中,中国红会、台湾红会、IBTimes中文网三方对同一事件的表述存在矛盾,必然有一方或者两方或者三方没有说实话。

上述那位疑似IBTimes中文网员工的人在网友@杭之冯玥满意才定案 的微博下回复称此新闻并非假新闻,有录音和电邮为证。@杭之冯玥满意才定案 表示“既然您声称贵网有录音和电邮证据,在这种时候宜应公布,以待公论。看看大家听过采访录音后,是觉得贵报见习研究院的理解问题,还是对方确实说错了。”如果真如这位疑似员工的人所说的那样,有录音为证,或许可以解释为何IBTimes中文网一直没有对此事进行回应,因为他们确实如实报道了对台湾红会的采访,只是台湾红会稍后推翻了他们之前的采访内容——这在新闻界并不少见,因为有时受访者没有想到新闻会引发如此高的关注,因此更改自己的态度,所谓为自保,坑记者。

但如果IBTimes中文网确实被冤枉了,录音证据显示陈处长当时确有这样的表述,那么当舆论风暴已形成的时候,当面对海量指责时,应该尽早公布采访录音,将判断权交给公众。如果大部分人听完录音后发现,录音和新闻稿的内容基本相差不大,只是陈处长出尔反尔了,那么公众自然会体谅媒体的。已有相当多惨烈的先例证明,清者自清,在处理网络信任危机时,并非一个好的选择。

 

 审稿制度以及平衡报道

按说我没有资格说这个话题,就算我不是一个媒体界的门外汉,也只能算是门内的一个小兵,不敢班门弄斧。但我却有很长时间作为读者的经验,可以放几句厥词。

我也被一些媒体采访过,采访完之后,有一些记者会询问是否需要将涉及我的稿件发给我审查,有一些则不会,可见这并不是一个强制的制度。因为我一直觉得针对我的报道,再错也错不到哪里去,也没什么大的影响,一般是主动放弃了这一要求。遵循受访人审稿的制度自然会更折腾一点,但新闻内容更可靠一点。在我接受的所有采访中,印象最深的是《南都周刊》和一家想不起名字的外媒,她们不仅主动把初稿发给了我,还发给了她们采访过的我的导师,以及学校宣传部发言人。结果那位发言人随后给我打电话,要我谨慎对待她们的稿件,以免对自己不利。但因为涉及我的部分是属实的,所以我没有异议。那家外媒是在几个月后给我打的电话,说几个月前,你接受XX的采访时是不是说过XXX的话,我回忆了老半天,有一点点印象,于是说是的,他说谢谢然后挂了。但这些是纸媒,且还是周刊,有足够的时间来进行这样的操作。网媒则不一样了。

纸媒最短的周期是按天算的,但网络媒体,则是按小时,甚至是按秒。这种情况下,如果还是按传统媒体的做法,优势体现的就不会很明显了。如果被采访者主动放弃这个权利当然是最好的,而且如果受访者不主动提出,或者超时不回复,也一般会被业内认为是主动放弃这一权利。因为我不确定IBTimes中文网采访台湾红会时有无录音,若有也没有听过这个录音,无从得知当时对方有无要求审稿,或记者有无承诺审稿。如果没有说道审稿的事,且记者忠实的表达了对方在电话采访中的意思,那么这篇新闻不算有太大问题。但即便是如此,当记者与采访者邮件往来后,尤其是在19:14,采访人认为新闻稿误解了其意思并发来了更新的版本后,记者理应第一时间将其发布,以正视听。当时距离新闻发布还不到2小时,这本是挽回影响的黄金时间,可惜错过了。

还有一些网友从新闻专业性的角度提出意见,认为IBTimes中文网的原文只采访了台湾红会,只听信了一面之词便写了新闻,有违“平衡报道”的新闻原则,应该同时也采访下当事方中国红会。这建议确实有道理,所谓兼听则明,媒体不应该做单方面的传声筒,当涉及到另外一方的声誉时,即使是已无声誉的中国红会,也应该去求证一下。不过换个角度来想,也许网媒有网媒的操作方式,毕竟网媒和纸媒不同,可以随时在后台修改,也可以附上超链接。比如如果纸媒要做这一选题,会采访双方,然后出一篇新闻。但网媒可以先采访完一方后,先登出来,再去采访另一方,然后再出一篇,在第一篇新闻末附上第二篇的链接。毕竟网媒作为一种新的媒体形式,并没有许多现成的路可以走,具体的规范都要在实践中一步一步来。不过遗憾的是,目前为止,在IBTimes中文网的第一篇新闻的页面中,并没有附上第二篇平衡报道的链接。

 

公关策略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公关界开始推崇“拖”字诀。乍一听确实有道理,在当下这种信息爆炸的时代,每天都有新闻热点出现,充斥这整个屏幕,人们的忘性会非常的大。比如,现在没多少人谈起复旦投毒案,没多少谈起波士顿爆炸案,摊手,这就是新闻业。当然,毕竟也是因为四川的地震牵扯更多的人和牵挂。但这给公关界传递了一个错误的信息,他们会认为,人们不谈起此事了,说明这事就这样过去了。其实,这只是假象。

如果人们批评(非恶意攻击)你,说明他们对你还有期待。应该珍惜这样的机会,向大家表明,他们的意见你听进去了,而且会有所应对。装着像没事发生并非上策。典型的例子如蒙牛。不管是三聚氰胺事件,还是香港新闻发布会时间,还是学生奶事件,其实吸引全民关注的时间也没有持续一周。但切莫产生幻觉,认为一周之后,人们不谈起了,就说明这件事情不了了之了。人们不关心,是因为觉得已经失去讨论的价值了,甚至不想听你解释,贴上一个标签后就放在脑海角落里。当下次碰到这个品牌时,这个标签会先浮现出来。君不见,这次地震之后,蒙牛表示,捐4000箱奶给灾区后,网友的回复。这一印象即使蒙牛捐1000万也难以改变。当时是躲过了,但如果你不认真应对,下次会还的。

我并不知道IBTimes中文网的态度是怎样的,是觉得委屈:新闻本身没错,是网友误读了;还是觉得有点小问题,但不解释:过一阵子网友就会忘记这件事情。但不管怎样,现在这种不回应的状态拖得越久越对自己不利,越对品牌不利。大家是不会再谈论这件事了,但这个标签也许就会一直贴在网站身上了。互联网时代不会忘记什么事情的,围观过方舟子韩寒之战,就会深深的明白这点。4月21日22点左右,@IBTimes中文网 最早的那条微博被删了,但不知是新浪站方删掉的,还是网站自己删的。如果是后者,这又是一失策的行为。目前在诸多媒体的报道中,均将其报道为“畏罪自删”。既然都能删了,为何不加以解释为何删除。互联网时代,哪有什么东西是能被真正删除的。如果不是自己删的,也应该加以说明,何必代人受过。

另外,还有一点经验,当公司或一个机构陷入舆论漩涡时,最明智的办法是,只留一个对外的宣传口,并积极的发布消息。而不是公司的多位员工,自发的与不同的网友进行个性化的交流。围观过老罗与新东方的对战、老罗与西门子的对战的网友应该对此记忆尤深。传闻俞敏洪后来在新东方下了通知,不得以新东方老师的身份与老罗纠缠。

 

被忽视的真相

中国红会希望台湾红会捐500万。这是目前看来多方都承认的事实,这件事情本身就是充满着新闻点和吐槽点。比如,这是中国红会主动索要的(台湾红会称:这是“应大陆红十字组织提出需求”);比如中央刚刚宣布我们“救灾物资充足”。就算这笔巨款不是“买路费”,也算是中国红会自打耳光,值得民众关注。我小人之心的觉得,是不是中国红会在壹基金的压力下觉得脸上无光,于是暗地里向台湾红会求援。

但当IBTimes中文网的新闻一出,大家的焦点都集中在“买路费”上了。结果被证明并非是买路费,于是大家纷纷觉得是假新闻,因此甚至都不追究:为何中国红会会主动向台湾红会索要善款(此前这一消息并未被公布)。结果现在的传言变成了“中国红会向台湾红会索要援助是假新闻”,摊手。再加上IBTimes中文网是一家美国媒体,舆论的心理这时有了一个奇怪的转变。此外,昨天还有一则中国红会的负面,《新京报》的一记者,被误认为是红会成员,网民叫嚷着要鉴表,此事被迅速辟谣。于是,大家开始同情中国红会了。

昨晚和一位朋友聊起,她倒是很乐观,她觉得这说明社会确实是在进步,你看,即使是臭名昭著的红十字会,真被人委屈了的话,还是有那么多人站出来为它说话。我想了想,觉得说得挺有道理。由此看来,确实是有些进步。但有一种倾向需要我们警惕,蝎子咬过一次人,当它可怜兮兮的时候并不意味着它不会再咬一次。郭美美事件后,没有看到中国红会有明显的制度改变,它没有理由得到我们更多的信任。我们不抹黑就可以了,它自己本身够黑了。

反观壹基金。民众对其的认可,恐怕不是因为李连杰,不是因为王石、潘石屹、马化腾,而是因为其背后有一整套完善的制度来确保善款不会被滥用。中国红会完全可以邀请比李连杰更大牌的明星来代言,但那又如何呢,形象真的能就被转变么。不会的。至于那些在这种时候晒出李连杰与某敏感人士合影并加以引申和发挥的无良之辈,只能对其骂粗口了。说实话,如果只有壹基金和中国红会两个选择,就算你晒出李连杰和毛泽东的合影,我要捐款时也只会捐给壹基金。

 

2013年4月22日 16:40

版权声明 

  作者:恒迹
  原文链接:本站首发
  是否已授权本站转载: 已授权


注:本站不提供结论只提供思路。结论会因更新的证据而修正,思路不会。若对本文有异议,欢迎投稿.

非特别注明,本站文章及配图转载自网络,据CC BY-NC-ND 2.5协议传播.

若本站的转载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随时联系我们。若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