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助汶川的日本救援队是奸细?


 

有核设施标志的日文地图不是谍报活动证据

日文中“情報”主要指正常的、普遍性的信息,不常用来指代军事机密

为了证明2008年的国外救援队尤其是日本救援队不安好心眼,是来刺探谍报,中文社交网站上又开始盛传2008年在各种中文论坛上传过一轮的图片——一张标有四川各县市地震后死伤数、哪些县市存在核设施的地图。就因这张图左下角的背景信息抬头有“情報”二字,就被认为是日本救援队的谍探行为铁证。

但在日文中,“情報”多指普遍性的、非特指的信息,不常用来指代军事、机密情报,一般用来指称军事、机密情报的词是“諜報”。根据学者李彭元在《图书馆学研究》1997年05期发表的论文《从语源学看“情报”改“信息”》考证,现代汉语中,情报一词是一个外来语,出自现代日语,而现代日语“情報”一词对应于英语中的intelligence(情报)和information(信息)的相关含义。1902年出版的一本英和军语词典上,“情報”一词最先作为intelligence(情报)的译词出现。1921年后“情報”又作为英语information(信息)一词的译语被《大英和辞典》收录,出现在现代日语中。虽然日语“情報”一词作为“信息”的译词要晚于“情报”,但在日语以后的发展过程中,“情報”一词主要是作为information(信息)的对应译词在使用。在一张详尽体现2008年四川各市地震死者几何伤者几何、而对核设施背景信息只有大概提醒的日文大比例尺民用地图上,“情報”二字显然并不表示机密军情的意思。 [详细]

中国的核武力量实况在互联网上有比这张日文地图更详尽,精确到经纬度坐标的合法公开详情

 

这份地图除了“情報”二字,还因提到了中国西南各城市可能存在的核设施和其他军工设施,而被广泛认为是日本人谍报活动的铁证。但这张图是日本民间人士担心核设施遭到地震破坏产生次级灾害,根据公开资料做的图。其中核设施标记,顶多只精确到市级行政区,而左下角的背景信息内容,也不过是“成都市有核浓缩设施”“西昌市有导弹基地”“广元市可能是导弹用核弹头制造厂所在地”等毫无机密可言、当地人无一不知的事。

关于中国的核设施分布与现状,比这些内容更精确多的内容在互联网络上到处都是。例如致力于监控核扩散的民间智库“美国科学家联盟”(FAS)从2006年起就在官方网站上发布了“中国核力量指南”页面,其中集合了中国的各类大型核设施和导弹基地的职能、地理位置、沿革、与国外合作活动等资讯,其中的地理位置信息包括经纬度坐标、相对城区间的路程等。而“美国科学家联盟”在每个设施的相关页面上都给出了信息来源,并且这些信息来源全部是合法公开的,包括《核科学家学报》、美国空间成像公司出售的一米分辨率IKONOS卫星照片、1995年美国政府解密的美国第一种侦查卫星1960年至1972年的1.8米分辨率照片。日本人若想获取四川省的核设施信息,实在不必派政府雇员在2008年翻山越岭冒着被飞石和泥石流冲走的危险去川北,只要在国内能不被屏蔽地利用网络搜索就能获取比那张地图上详尽准确得多的资讯。[详细]

 


有核设施标志的日文地图不是谍报活动证据

日本救援队成员身份姓名公开,其中无记者,也非全都来自外务省和海上保安厅

为了强调日本救援队的刺探属性,有人言之凿凿称“救援队人员是由外务省和海上保安厅构成”“37个救援人员随行32名记者”。但根据新京报人民网中国日报网环球在线的报道,日本派遣的60人国际救援队是由警察、消防、海上保安厅、外务省、日本国际协力团(JICA)等方面人员共同组成,其中包括包括17名消防官兵、20名警员及海上保安厅特殊救难队员、大夫、护士等。中国日报网环球在线的报道中,还提到其中一部分队员的姓名与身份:名古屋市消防局的间濑锦司(47岁)、海上保安厅的大河内克己(42岁)、千叶县市川市消防局的高桥昌树(35岁)、东京消防厅消防救援工作队的田中等。 [详细]

 


日韩台救援队从未接近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

被称为“九院”“839”的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位于四川省绵阳市城区

中文网络上盛传“日韩台救援队十几号人半夜‘迷路’到九院/839禁区被警卫挡获”,所说的“九院”的名称来自于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的前身——第三机械工业部第九研究院,也是中国首个核武器研究院。“839”的名称是因为中国政府1983年9月制定计划,将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从分散在四川北部的多个山区“老点”迁到四川省绵阳市区。该计划大约在1994年实施结束。此后,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在绵阳市区所在区域被称为“839地区”和“科学城”。根据人民网记者赵亚辉2007年7月4日的报道《揭秘中国最神秘的两弹研究基地——九院》,现在的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科研基地主体是在绵阳市区内的涪江之畔。 [详细]

汶川地震后日本救援队在四川省青川县与北川县搜救119小时,从未在绵阳市区工作或驻扎

5月16日凌晨2点,日本国际救援队首批31人抵达成都双流国际机场。5月16日凌晨3点20分,日本国际救援队离开机场。5月16日上午9点47分,日本国际救援队沿着扭曲开裂的公路,行进300多公里,赶到四川最北部的青川县关庄镇施救。面对地震造成的大面积山体滑坡,日本救援队经过勘察,确认关庄镇已经无法施救。在当地政府的建议下,5月16日下午3点30分,日本救援队赶到青川县城解放街的中医院宿舍。

根据中央电视台对全程参与救援的日本国际协力机构中国事务所副所长藤本正也的采访,日本救援队5月16日下午4点29分开始对青川县中医院宿舍的救助活动。搜救工作一直持续到5月17日早晨,上午7点25分,日本救援队发现宋雪梅母女俩的遗体。从5月16日傍晚开始到17号中午左右,日本救援队员工作了近20个小时。这时,第二批救援队员30人赶到青川与第一批队员会合。5月17日中午,正在青川县的61名日本救援队赶赴四川省北川县实施救援。

日本救援队17号晚上10点左右到了北川中学的现场。5月18日早上五点开始,队员们就起床准备器材,从早晨开始到晚上一整天在现场进行搜救活动。从5月19日上午开始,日本救援队停止搜救,队员们驻扎在北川县城路边。从5月16日到5月20日,日本救援队在整个这次救援活动中先后转战了4个救援现场,连续搜救119个小时。这种工作强度和工作地点,何来迷路误入远在数十公里外的绵阳市区的可能?

5月19日傍晚,日本国际救援队傍晚撤离北川,晚上十点回到成都。5月21日,61名救援队员结束了在四川灾区的搜救活动,乘飞机回国。在整个行程中,日本国际救援队不论驻扎还是作业,根本没有进入绵阳市区,遑论“离839要多近有多近”“借口晚上迷路进军事禁区”。 [详细]

韩国救援队17日至22日一直在什邡搜救,有外交部人员全程陪同

根据新华网和人民网的报道,韩国救援队于5月16日傍晚抵达成都双流国际机场,17日凌晨1点,韩国救援队赶到四川省什邡市蓥华镇的一家化肥厂附近,准备救援工作。队员们装卸完行李装备、安置好帐篷,是凌晨4点30分。从17日起到22日止,韩国救援队队员一直在蓥华镇的废墟中反复搜寻,一共找出了26具遇难者遗体。韩国救援队的整个行程中,也从来不包括绵阳市区。并且外交部亚洲司随员张浩源全程陪同韩国救援队,在什邡市度过了7个日夜。在张浩源对新华网记者的叙述中,只有韩国救援队员冒着生命危险和极大搜救难度,为一个在西藏当兵的小伙子搜救出他遇难父母的遗体,没有韩国人晚上迷路误入禁区。[详细]

台湾救援队16日至19日一直在绵竹和汉旺救灾

在2008年四川大地震后,台湾救援队于5月16日15点救援队登上专机,19点抵达成都。16日晚台湾救援队在成都住下。17日一早,台湾救援队奔赴绵竹,早晨9点到达。当地抗震指挥部军警人员直接将救援队接往灾区。救援队被安排到一处坍塌点进行作业。10点30当地指挥部决定将救援队派往受灾更为严重的汉旺镇。绵竹到汉旺的车程大约半个多小时。临近中午,台湾救援队到达汉旺。当天在汉旺的搜寻一直进行到20点。需要救援队搜寻的范围均完成。18日早晨开始,救援队仍留在汉旺继续搜救工作,将汉旺镇主要街道从头至尾全部覆盖,直至当晚11时,救援队与指挥部汇报情况,觉得此地已没有任何生命生还可能,决定搜寻工作到此结束转天撤回成都。

19日早晨,一位指挥部的士兵为救援队提供了一个新线索。全部队员和设备再次撤回汉旺灾区内部。由那位提供消息的幸存者带领,救援队再次搜寻,最终发现一具尸体。19日中午11时,救援队从汉旺撤离,中午1点到达成都。至此台湾救援队任务结束。台湾救援队的行程也是从成都下飞机直达灾区工作,从未踏足过绵阳市区。[详细]

 


日台救援队没有执意靠近敏感地区

日本救援队全程工作地点都由中方政府和救灾指挥部安排

这次为了证明日韩台救援者就是前来刺探核机密,不少人强调救援队自行其是“执意要去最敏感地区”。事实上所有境外救援队都按照国际惯例行事,在到达灾区之后首先去了灾区指挥部报到,听取指挥部统一指派救援任务。在日本救援队的搜救全过程中,一直是听从灾区官方的调派。5月16日上午日本救援队先到青川县关庄镇后,面对地震造成的大面积山体滑坡,日本救援队经过勘察,确认已经无法施救。是在当地政府的建议下,擅长城市救援的日本救援队才转移战场,赶往青川县城解放街的中医院宿舍搜索宋雪梅母女。5月17日中午,正在青川县的61名日本救援队也是接到救灾指挥部下达的新任务后,就立即赶赴灾情最重的四川省北川县实施救援。2008年,日本国际救援队从到中国起就一直是全力服从中国官方指派,何来 “执意要去敏感地区”? [详细]

台湾救援队由抗震指挥部军警接送和调配工作,驻地由中国红十字会安排,服从当地指挥部所有决定

而对于台湾救援队来说,对大陆官方调派的服从度几乎是百分之百。根据大陆官方媒体对台湾救援队领队欧晋德的采访,16日晚台湾救援队到达成都后由当地红十字会接待。由于当时通往灾区的道路交通不便,当晚很难进入,所以只能按照当地红十字会的安排首先将从台湾带来的两吨药品送往肿瘤医院,救援队员先在酒店住下,当地指挥部安排救援队员第二天直接去往绵竹。

台湾救援队“刚到当地完全没有概念,不知道受灾的地方都包括哪里,红十字会想安排我们到重灾区,就安排我们到绵竹和汉旺这条线。”在5月17日早晨9点到达。当地抗震指挥部军警人员早于高速公路等候,直接将台湾救援队接往灾区。救援队被安排到一处坍塌点进行作业。10点30分,是当地指挥部决定将救援队派往受灾更为严重的汉旺镇。19日早晨。欧晋德带领队员与指挥部再次召开会议。指挥部希望救援队能回到绵竹对一些区域再次搜寻。欧晋德响应要求带领全部队员以及装备上车。但这时一位指挥部士兵为救援队提供了新的线索,台湾救援队才回到汉旺镇灾区。2008年四川地震后,台湾救援队全程是被大陆军警和官方接送、安排任务,无法自行其是。[详细]


海外来做善事的人并非大都心怀不轨。就像牧师修女开育婴堂不是为了中国小孩的眼珠,日本人韩国人来搜救地震遇难者也不是为了摸中国核设施的门。

版权声明 

  作者:网易另一面
  原文链接:http://view.163.com/special/reviews/forgeinrescue0423.html
  是否已授权本站转载: 未授权,据CC BY-NC-ND 2.5协议传播


注:本站不提供结论只提供思路。结论会因更新的证据而修正,思路不会。若对本文有异议,欢迎投稿.

非特别注明,本站文章及配图转载自网络,据CC BY-NC-ND 2.5协议传播.

若本站的转载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随时联系我们。若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