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车送老爸怎么成了非法营运?

原文:


天涯社区:近日,江苏的潘先生送父亲到机场搭乘飞机,抵达机场时父亲担心儿子平时生活大手大脚习惯了,不够生活费,在车上放了650元,刚好被“抓黑车”的稽查人员看到,潘先生被处8000元的罚款。对此交通运输处回应:潘先生无营运资质,双方有收费事实,此次执法于法有据,程序合法。http://t.cn/zOFGFRN

链接的全文为:

 2012-06-07 01:44:56 来源: 扬子晚报 有182255人参与 83(83)核心提示:近日,江苏XX市的潘先生送父亲到XX机场搭乘飞机,抵达机场时父亲担心儿子平时生活大手大脚习惯了,不够生活费,在车上放了650元,刚好被“抓黑车”的稽查人员看到,潘先生被处8000元的罚款。对此交通运输处回应:潘先生无营运资质,双方有收费事实,此次执法于法有据,程序合法。

泰兴的潘先生近日向扬子晚报“喊冤”:5月25日上午9点多,他送父亲从泰兴到XX机场搭乘飞机,抵达机场时,父亲担心儿子平时生活大手大脚习惯了,不够生活费,在车上放了650元给儿子,这一幕正好被“抓黑车”的XX市交通运输局客运交通运输处的稽查人员捕捉到,潘先生被处以8000元的罚款。“本是人之常情,父亲给儿子生活费,为什么会被当成黑车呢?”潘先生觉得十分委屈。对此交通运输处回应:潘先生无营运资质,双方有收费事实,此次执法于法有据,程序合法。再说,为什么当初不在家里给,而非要到机场再给?

事情经过

儿子开车送父亲去机场 儿子被当成开黑车罚8000元

潘先生向记者描述起当天的情景:5月25日上午9点半左右,他载着父亲顺利抵达XX机场入口。父亲从副驾驶位下车,打开后座车门,一边拎行李包,一边从兜里掏出钱包,抽出650元放进了前座中间的茶杯扣中。潘先生连声说不用了,可父亲还是留下钱出了车门。

潘先生称,自己家境不错,平时生活大手大脚,父亲在外地做生意,也不常回来,本来已经给儿子留了几千元了,但是因为担心儿子很快花光钱,所以下车时又丢了650元给儿子,但是没有想到被执法人员看到了。

潘先生父亲正打算关上前车门时,一男子抢先坐进副驾驶座,潘先生诧异陌生男子的举动,问道:“师傅,你干嘛?”说话间,父亲也被另一位男子请进了附近靠边停放的另一辆车上。坐在潘先生车内的男子掏出证件,往潘先生眼前一晃,“我是XX市客运交运处的。”对方就把潘先生方向盘下的钥匙拔了下来,把650元也收走了。接着男子开始对潘先生提问:“刚刚给你钱的人你们认识吗?”“他是我老爸,我们是父子关系啊。”潘先生被男子突如其来的言行搞得一头雾水。

讯问过程中,又一名男子来到潘先生车窗前,“师傅,您好,我是XX市客运交运处的。您涉嫌非法营运,希望您配合我们进行调查。”“他们质疑我是开黑车的”,潘先生这才明白过来。此时,父亲也正在接受XX客运交运处另一拨工作人员的调查,笔录的讯问持续了20多分钟。做完笔录的父亲被交运处工作人员催促着走进了机场入口,还没来得及和潘先生说上一句话。

潘先生随即也被请上另一辆工作车接受讯问,结束后下车发现自己的车已经被交运处的工作人员开走了。

“我们是正经的父子关系,我送他来机场,他担心我生活费不够给我钱,我不是开黑车。”潘先生辩解道。

“我们都有录像和照片,你们的确有金钱交易。”工作人员回应,“看你第一次来,态度也比较配合,我们会从轻处理的。下周到交运处去处理吧。”交运处工作人员说。

潘先生告诉记者,他已于上周一寻到罚单上的地址去处理罚款,再三和工作人员解释他和父亲的父子关系,但是工作人员表示“证据确凿”,还是要对潘先生进行处罚,数额8000元。潘先生实在无奈,就上缴了8000元。

记者调查

父子关系得到印证 两者笔录口径也一致

“现在好多黑车司机都和乘客互称亲戚或父子、母子、兄妹。”XX市交通运输局客运交通运输处的工作人员在接受扬子晚报记者采访时说。不过,这位工作人员也承认潘先生和所谓的父亲讯问笔录中口径一致,他们的笔录相互印证他们是父子关系。……两人回答吻合,父子关系从细节上得到了印证。而潘先生也再三强调:“我们是实实在在的父子关系,我明天就会到派出所出具父子关系证明,实在不行,我就去做亲子鉴定”。

“即便如此,还是无法豁免他们金钱交易行为的非法性。司机和乘客的关系不在我们界定黑车性质的考虑范围之内。”交运处工作人员说。

 

分析:


初看天涯的转贴,觉得有一定的可信度,尤其是文中出现了“记者”,且行文风格确实像一篇正规报告,加之在这片神奇的国度出现这样的事情并不意外,事实上,在这片神奇的国度,出现什么样的事情都不需要意外。但如果找到了新闻的源链接,当会发现此新闻被蓄意修改过了。这篇新闻报道的出处为:《送亲戚怎么成了非法营运?》

晏扬 《 中国青年报 》( 2012年06月08日 02 版)
江苏泰兴的潘先生开车送表外甥女婿小陈到南京禄口机场搭乘飞机,抵达机场时,小陈为了答谢表舅,在车上放了650元钱,这一幕正好被抓“黑车”的南京市交通局客运处的稽查人员看到,潘先生被处以8000元罚款。“本是人之常情,为什么会被当成‘黑车’呢?”潘先生觉得十分委屈。(《扬子晚报》6月7日)

潘先生和小陈确实是亲戚,小陈在车上放650元钱,一为感谢表舅大清早起来送他,二为补偿油钱、过路费。小陈此前也多次借表舅的车用,没给过油钱,就合计了一个数目,临走之时放在了车里。但客运处的稽查人员非要认定人家是非法营运,并且振振有词:潘先生无营运资质,有收钱事实,凭这两条即可认定为黑车,至于两人是亲戚关系,则“不在我们界定‘黑车’性质的考虑范围之内”。

新闻后面的跟帖自然是骂声一片,很多网友直呼“抢钱”。依我之见,更准确的说法应是“合法地抢钱”,如果觉得不好听还可换一种说法,那就是大家耳熟能详的“执罚经济”——其要义在于:罚款从执法的手段异化为执法的目的,执法反而成了罚款、创收的手段甚至幌子。

凭无营运资质、有收钱事实即认定“黑车”,确实是符合规定的,因为相关规定并没有说非法营运仅限于陌生人之间,也没有将亲戚、朋友乃至亲属排除在非法营运范围之外。稽查人员当然也是人,也懂得人情往来,但当荒谬的规定与“执罚经济”相结合,当规定的荒谬被唯利是图的创收者所利用,荒诞搞笑的现实便不可思议又堂而皇之地展现在我们面前。

非法营运的“黑车”应该打击,但是,当执法者动辄以“钓鱼”的方式引诱别人上钩时,你们在公众心目中的形象就破败不堪;当“执罚经济”至上,时时不忘将执法权力兑换成现金,民众就可能指着你们的脊梁骨骂娘。

对比后可以发现,原文是表舅拉表外甥女婿,天涯社区改编为儿子拉亲爹。改编的使戏剧冲突更激烈,更加刺激眼球。

 

结论:


夸张事实。

 


注:本站不提供结论只提供思路。结论会因更新的证据而修正,思路不会。若对本文有异议,欢迎投稿.

非特别注明,本站文章及配图转载自网络,据CC BY-NC-ND 2.5协议传播.

若本站的转载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随时联系我们。若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