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毕业生建流言研究中心拒绝"精神地沟油"

复旦毕业生建流言研究中心拒绝”精神地沟油”

http://zhongguowangshi.com/web/Detail.aspx?id=128438&r=634840796114171196 新华社上海9月21日专电(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 俞菀) “钓鱼岛是慈禧赐给盛宣怀的?”“网吧座位上的危害,艾滋病针头?”面对网络舆论中的种种谣传,复旦大学历史学系硕士毕业生吴恒决定不再沉默。   今年9月,吴恒创建并发布了“流言研究中心”网站、微博和微信。他说,希望更多理性的人可以在这个平台上“抱团取暖”,共同抵制不实流言这种“精神地沟油”,也希望这个网站能为网民寻求真相提供思路。   流言研究中心:“因为质疑,所以坚信”   “只有在信息顺畅流通的环境中,才能最大程度地降低谣言的传播。”在“流言研究中心”的网站和微博中,吴恒开诚布公地阐明了立场:“拒绝任何不给出证明过程的结论,以开放的心态接受新的观点,并愿意根据最新的证据随时修正自己的看法。”   记者调查发现,“流言研究中心”开设至今,已经收录了近50篇分析网络流言的文章,这些流言传播广泛,如“苹果Logo采用黄金分割比例?”“浙大答应高考状元录取他没有过线的女朋友?”   以“每位网友转发,男孩的父母就可以得到3分钱?”这条流言为例,吴恒团队利用网站平台证实或证伪的过程,主要包含三个步骤:首先,尽量找出相关言论的出处或源头——来自网民“闲闻趣事”的发帖。接着,给出网站管理员和网络志愿者们的分析——“没有受助者的名字、事发地、赞助方等细节,不合常理。经网路追问考证,此图为一波兰女婴,中文版最早被加以‘阳光社会福利基金会’的名义,后者曾做出澄清。”最后,给出结论——这是一条不实传言。   在一些流言的求证过程中,网站还援引了主流媒体的新闻报道和当事人的澄清。吴恒说,很多“可疑”的信息,都是网民提供的线索。“如果该流言在我们的能力范围之内,则会被列入‘求证列表’。也有不少网民帮我们一起分析,大家的参与积极性很高。”吴恒还会定期做“一周流言播报”和总结,试图寻找流言的共通特点,帮助大家“擦亮眼睛”。   吴恒告诉记者,“流言研究中心”的缘起和他的自身经历密切相关。“如果不是我选择读历史学专业,一直坚持在比较理性、思辨的论坛网站上读帖子、长见识,或许我今天也会是一个容易盲目轻信的人,毕竟从小所接受的教育,并没有让我们很好地学会独立思考。”   建立“流言研究中心”,吴恒希望让网民能够对资讯多一份质疑,“不要一看到合自己胃口的,头脑一热,就信以为真地转发了。我们要用逻辑、用事实去质疑。经得住质疑的,才是值得坚信的。”   从“掷出窗外”到“流言研究中心”   记者了解到,“流言研究中心”并非吴恒创办的第一家公益网站。2011年6月,还在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中心读研究生的吴恒,与34名网络志愿者建立了“掷出窗外”网,关注食品安全隐患,提供问题食品的新闻资料索引。   “2009年写毕业论文的时候,连续吃了4个多月的牛肉盖浇饭外卖,虽然味道有些奇怪,却也不相信牛肉可能会是假的。直到2011年‘假牛肉事件’曝光,我才意识到自己也成了受害者。”吴恒回忆说,“如果这些资料被更多人看到,就可以帮他们提高防范、警惕意识。另一方面,食品安全监督,人人有责,谁也不应该麻木。”   但是,随着网络流言的危害不断显现,吴恒决定把关注重心从“掷出窗外”转移到“流言研究中心”上。“我现在颇能理解为何百年前鲁迅先生要弃医从文了,精神‘地沟油’比真正的地沟油危害更大!”而且,他觉得在“流言研究中心”这样的网站上,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可以做的事很多,“希望能让读者有所启发,将精神上的垃圾食品掷出窗外!”   尽管开办的时间不长,“流言研究中心”已经获得了许多网民的赞许。网民“Soon素问”说:“支持……希望这种氛围能带动更多的人。”网民“汪天云教授”说:“散播谣言,‘三人成虎’的难题,期待年轻人攻关!”   还有部分网民希望“流言研究中心”能成为中国版的“流言终结者”。对此,吴恒表示,他非常喜欢美国的“流言终结者”节目,他们通过设计科学的实验去直接验证,得出的结论让人信服,果壳网的“谣言粉碎机”做得也很出色。   “我并不奢求‘流言研究中心’能终结所有的谣言,只是希望能够与网友们一起,探索出一套鉴别流言真假的思路。也希望能够抛砖引玉,引起大家对流言的讨论,为广大年轻人理性地探讨问题提供一些便利,同时也让自己学到更多的知识。”吴恒说。   发挥大学生作用 壮大舆论“正能量”   吴恒坦言,网站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虽然他和志愿者们辛苦地利用空闲时间搜集或撰写分析流言的文章,但并不是每一位网友都认可。   有网民留言说:“是不是吃饱了没事做”,“段子嘛,何必较真”,“无不无聊啊”等等;也有人虽然觉得有意义,但“网络上流言那么多,怎么可能分析得完,算了吧”;还有人因为被网站分析为是在传谣,直接破口大骂。   面对负面评价,吴恒表示“不会放弃”。相反,他有更大的动力将网站继续办下去。“现在互联网上理性讨论的气氛并不浓厚,有时会充满浮躁与暴戾。我希望能与不同观点的人心平气和地讨论问题,就事论事。”   “这个世界虽不完美,却值得我们为之奋斗。”吴恒说,其实许多和他一样的年轻人,并不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冷漠书生。社会责任感,恰恰是他们心头最重的东西。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信息与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李双龙对刚刚毕业的大学生能创办这样的网站表示支持。他坦言,网络传播信息方便快捷,存在发言和评论随意化、情绪化等特点,流言所带来的负面效应往往会从网上蔓延到网下,不利于社会和谐稳定。充分发挥当代大学生的理性思辨精神,有助于壮大舆论“正能量”。(完)   配图: 9月21日,正在上海某IT公司实习的复旦大学应届毕业生吴恒。 新华社记者 任珑 摄

小伙建网站誓作流言终结者

《北京日报》,2012年9月21日 http://www.people.com.cn/h/2012/0921/c25408-3954462891.html 本报记者 赵昆 移动互联网时代,各类信息通过微博、社交网站等飞快传播,各种网络段子按照人们的喜好进行再加工之后再次被传播出去。到头来,无法考证的网络段子摇身一变,居然成为了转发率极高的“新闻”,而它出自何方?是真是假?似乎已经没人关心了。 9月16日,“流言研究中心”网站正式上线。该网站以权威资料和严密推理作为立本基石,旨在向网友传递一种“实证主义”的精神和判别流言的方法。“流言研究中心”网站通过新浪微博、人人网和微信,实名发布各类终结流言的文章。网站上线不足一周,已终结各类流言,近50个,吸引近3000人关注。 昨天,记者辗转采访到刚刚抵京的网站创始人吴恒。 难辨真伪却被疯狂转发 近期,“钓鱼岛是中国领土”成为全体中国人最强呐喊。与之呼应,在微博和论坛上有这样一个帖子,被无数网友转发和围观。帖子称:1987年菲律宾前总统拜会邓小平,谈到南沙群岛主权问题时,菲律宾前总统说,至少在地理上,那些岛屿离菲律宾更近。邓小平抽了一口烟说,在地理上,菲律宾离中国也很近。从此,南沙群岛再无战事。 该帖是“流言研究中心”上线以来自认为最成功的终结流言案例。吴恒说:“此帖已经传播了很久,最早出处已无从考证,但是我们发现,帖子本身经不起推敲。” 毕业于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中心的吴恒指出了该帖子的两大致命伤。第一,1987年菲律宾前总统根本没有访华;第二,双方领导人谈话的方式根本不符合外交常识和当时我国的对外政策。 网站在终结此流言的最后一段文字中这样写道:领土、领海是一个国家的核心利益,与每个公民息息相关。网友们期望政府能够尽最大能力维护国家领土、领海利益,无可厚非,但尊重事实和理性表达,是作为一个真正爱国者和成熟公民的基本素质。 严密逻辑推理去伪存真 据吴恒介绍,“流言研究中心”的志愿者们通过自己的微博或人人网账户,以守株待兔的方式,静候流言找上门。一旦发现了可疑内容,志愿者们便开足马力,查找权威史料、搜索当事人第一手资料、翻阅相关知识,最终以权威的历史资料、严密的逻辑推理和更符合常识的事实进行判断,并得出结论。 在微博上,被疯狂转发的有这样一个帖子。“知道吗?苹果LOGO设计采用的是黄金分割比例,这正是它为什么不可抗拒的原因之一。” 如右上图中所示,很多网友第一眼看去就会直呼苹果LOGO的设计有创意、够精细,是深加工的产物。吴恒没有人云亦云,他找来原图用制图工具仔细测量了一番,结果显示图中编号为13、8、5的圆形分别为184像素、116像素和72像素,显然他们并非取自于那个粉色的黄金矩形。 经过吴恒和网站志愿者的测量和逻辑推理,苹果LOGO设计采用的是黄金分割比例被证明为不属实。 不盲从便是激发正能量 对于流言,吴恒是这样定义的,流言不同于谣言,它虽然没有主观的故意,但它具有过失的责任,只有当流言被证实是假的时候才算是谣言。吴恒说:“信息爆炸和网络情绪的浮躁,深深影响了网友们的判断力。我们网站的建立,就是希望更多的网友具备思辨的精神,面对不确定的信息,不要盲从,不要立即转发或评论,冷静下来,最好能够思考10秒钟,这般带来的正能量将不可估量。” 在吴恒人人网的个人空间中,可以看到招募帖。吴恒说,我想和一群有同样理想的人共同建设好这个公益的网站。 现在吴恒的团队有10多个人,他们都是志愿者,上线仅仅5天,网站已经有了“铁杆”粉丝,他们被尊称为“考据帝”,每天“考据帝”会乐此不疲地监测网络流言,进行及时甄别,同时还不停地收集各类权威资料作为储备。 “我们的梦想是,通过努力让更多的人成为网络流言的终结者,让网站的文章尽可能达到兼听则明的高水平。”吴恒坚定地说。

“掷出窗外网”创办人办网站研究“流言研究中心”欲传递辨别真与假的方法

《广州日报》,2012年9月20日 http://tech.ifeng.com/internet/detail_2012_09/20/17759373_0.shtml 本报上海讯(记者陈庆辉)“‘流言’并非‘谣言’:‘流言’是指尚未完全证实是真或者是假的言论,只有当‘流言’被证实是假的时才算是‘谣言’。证实或证伪的过程需要靠事实和逻辑,我希望能收集这样一批高质量的文章,让读者也能掌握这种思维模式,从授鱼到授渔。”吴恒在自己的“流言研究中心”网站上如是说。 曾建设“掷出窗外”食品安全网站的复旦硕士生吴恒,如今有了新的目标,日前,他的“流言研究中心”网站上线了。昨日吴恒告诉本报记者,他建这个网站根本目的是致力于搜集事件相关资料,以飨读者,“让大家熟悉辨别真与假的方法比告诉大家真与假更重要。” 说起这个新网站项目,吴恒对本报记者说,项目缘起和他自己的经历有关。由于自己多年在网络社区看帖,他经常能看到各种各样的流言,并看到很多人面对各种流言时的不平和和不理性。 然而最终让他下决心建设“流言研究中心网”的是他看到的一张照片:照片中两个士兵,一左一右抓住战俘,一个拿枪顶着战俘的头,另一个正拿着水壶给战俘喂水。“然而照片被分解成左右两张,分别看两张图片,却呈现出截然不同的效果。”吴恒说,同一张照片呈现两种完全不同的意思,让他对流言的理解更为深刻。 吴恒告诉记者,希望借助这个网站,“将精神上的垃圾食品掷出窗外。” “因为我认为精神的地沟油比真正的地沟油危害更大,我颇能理解百多年前鲁迅弃医从文的决定。”吴恒感慨道。 吴恒希望他的网站里每篇文章的留言区能比正文更有亮点。“因为网站的目的不是消灭谣言,而是试图与作者和读者一起,探索出一套鉴别流言真假的思路。”

复旦史学硕士建网站研究“流言蜚语”

《新民晚报》,2012年9月20日 http://edu.gmw.cn/2012-09/20/content_5143440.htm 本报讯 (记者 张炯强)曾在大学校园内自绘“中国食品安全问题形势图”,并创办食品安全网站“掷出窗外”的复旦大学历史系研究生吴恒今天向记者透露,由他发起设立的一个“流言研究中心”网站已于9月中旬正式上线运转,该网站的主要工作是分析辨别社会及网络流传的各类热门话题,帮助公众去伪存真。 吴恒今年6月从复旦毕业,获得史学硕士学位,现在徐汇区的一家公司工作。他告诉记者,进入夏季以来,社会各类热门话题不断,有时真有时假,特别是国内掀起反对日本“购岛”闹剧高潮后,有些传言在网上流传。于是,他决定暂时停下“掷出窗外”网站,转而建立一个新的“流言研究中心”。 记者登录www.newsooxx.com,浏览吴恒的“流言研究中心”网站,主页上只见他写道:“我想做一件有趣的事,和一群有趣的人。我希望做一个网站,推广分析流言的文章。”他又说:“‘流言’并非‘谣言’:‘流言’是指尚未完全证实是真或者是假的言论,只有当‘流言’被证实是假的时才算是‘谣言’。证实或证伪的过程需要靠事实和逻辑,我希望能收集这样一批高质量的文章,让读者也能掌握这种思维模式,从授鱼到授渔。” 该网站主页上,发布了近期社会上的主要“流言”,诸如:“苹果1ogo也采用黄金分割比例哦,这也是它为什么这么不可抗拒的原因之一”、“一名高考状元在清华北大的争夺战中选择了浙大,原因:浙大答应录取他没有过线的女朋友”等等,还有近期针对日本“购岛”闹剧的“流言”。吴恒说,对于“中国拥有钓鱼岛主权”其实有许多史学依据,但对于不实信息、不实史实,我们必须说明澄清,以防给对方带来口实。 吴恒介绍,每则“流言”研究的文章都是由他精心挑选的,都要从正反两个方面还原事件的本质。作为史学硕士的他,特别引入了历史学旁征博引的方法。

掷出窗外网关于停止站方更新的说明

我的硕士专业是历史学,本科专业是遥感学。更换专业的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当我在大学里初次通过网络接触到很多新鲜资讯时,却发现经过多年的教育,我居然还是分不清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也分不清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起初我以为是自己笨,这些年多读了些文章多长了些见识后才发现也不全是我的错。我们的教育似乎从来只灌输我们正确答案,而不教我们理性思考、批判性思维。于是我们的世界观非黑即白,要么全盘接受要么全盘否定,不是朋友就是敌人。学了五年历史学后,我最大的变化是质疑一切论证过程不能说服我的结论,是更容易平和的接受不同意见,是更理解胡适先生的“宽容比自由更重要”。这些,也是我希望这个流言分析平台能带给读者的。

复旦毕业生成立"流言研究中心" 将流言"掷出窗外"

复旦毕业生成立”流言研究中心” 将流言”掷出窗外”

  《扬子晚报》,2012年9月19日,李冲 http://www.yangtse.com/system/2012/09/19/014619597.shtml 网络时代,信息传播飞快。同时,各种网络小段子在或真或假的传闻基础上按照人们的喜好进行再加工并传播。久而久之,有些流言的真假无法辨别。这可怎么办呢?对于自然科学类的传闻,可以通过科学实验或者公式推导等方法辨真伪。那么,人文方面的流言怎么办?近日,复旦大学毕业生吴恒成立了一个“流言研究中心”,他决定“招兵募马”来做这件有趣的事——建立怀疑论者的家园,这一举动吸引了众多网友前来捧场。 发招募帖 传授流言鉴别方法 近日,吴恒在他人人网的个人空间中,发布了一个同行招募帖,想和一群有趣的人做一件有趣的事。他在招募帖中说,流言非谣言,只有当“流言”被证实是假的时才算是谣言。证实或证伪的过程都需要依靠事实和逻辑,所以希望收集一批高质量的文章,让读者都掌握这种思维,从授之以鱼到授之以渔。 “关于流言的分析,我最爱的是Discovery频道的‘流言终结者’,他们对待流言的方式就是设计科学的实验直接验证,事实胜于雄辩。而果壳网的‘谣言粉碎机’也很有说服力,但更多是通过公示、论文来进行推演。”吴恒在招募帖中表示,这两个都令人信服,但是美中不足的是,注意力都在自然科学知识的辟谣中,而对人文知识中的“流言”关注不够。自然科学的结论可以一锤定音,比如“地球围着太阳转”,一次逆袭后就再也不会受到质疑,而人文知识因为难以场景重现,因此很难有共识。所以,他希望建立一个网站,主要定位于关注人文知识中的“流言”。  重视过程 网站提供流言“侦破”思路 扬子晚报记者在人人网的人人小站、微博上以及他们专属的网站中看到,此“流言研究中心”展示出来了各种分析思路。 微博上有这样一个段子,被很多人关注并转发。“@高小牆:在今天的记者招待会上,总理回答完一位日本记者的提问后对他说:‘麻烦你跟你的同胞说一声,钓鱼岛是中国的’。日本记者说:‘至少在地理上,钓鱼岛离日本更近’。总理淡淡地说:‘在地理上,日本离中国也很近。’”日本记者冷汗满面,全场肃静了一会继而掌声雷动。那么,事实是这样的吗?且看流言分析的思路: 流言分析中心转载了一个分析文章,其中表示:“这是一个老瓶装新酒的段子,属不实流言,很容易查证。在该帖发布的当日,2012年9月17日,总理没有开过新闻发布会。”而此改编出自关于邓小平的段子:1987年菲律宾前总统拜会邓小平谈到南沙主权问题时的说法。那么,放到1987年,这个事情是真实存在的吗?分析者经过挖掘史料,发现虽然被众人广为采用,但是最早出处也未标明史料来源。同时,分析者也指出了段子本身的各种漏洞,比如,1987年菲律宾总统并没有访华等。 除此之外,还有各种其他的传言,无论真伪,都会摆放出来,给大家进行讨论。在人人网以及微博上,网友对这些迷惑自己很久的流言终于“揭开真相”而释怀。有人表示,以前看到后,也不会考虑到质疑,现在想来,很多未经证实的段子原来还可以推导真伪,真的不错。吴恒在这些网站中表示,网站并非致力于消灭流言,而是试图探索出一种思路来辨别真伪。或许结论并不靠谱,但是分析过程是靠谱的。 关注食品安全 更想将精神垃圾“掷出窗外” 昨天,扬子晚报记者采访到了这位网站的创建者——吴恒,他今年27岁,上个月刚刚从复旦大学毕业。在此之前,他创办的“掷出窗外网”关注食品安全问题,引来众多媒体青睐。他对记者说,大约半年前就想做这个项目了,原计划是在毕业前做出来,当成自己的毕业礼物,但是之后很偶然的原因“掷出窗外”重新被关注,鉴于精力有限,只好顺延计划。 9月16日,考完托福之后,吴恒看到很多人不理性的砸车举动,觉得不能拖下去了,吴恒对记者说:“我决定重心不再在‘掷出窗外网’,不再在食品安全,因为精神的地沟油比真正的地沟油危害更大。”所以,他想征集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建立流言研究中心,将精神的垃圾“掷出窗外”,学会独立思考。 吴恒对扬子晚报记者说,在自己要招募人员的消息发布后,短短一天时间,已经有七百多人响应。“这些人将分成两拨,一部分人负责搜集优质的辟谣文章,一部分人负责写。逐渐让人们了解流言分析思路。” 吴恒现在已经开始工作,他对记者说网站的早期发展以文摘为主,多为转载,但同样欢迎投稿,后边成熟期将以原创为主,并有高质量的回复。“让‘谣言’破解的不是更高的智商,而是更多的资讯。希望这个网站能成为怀疑论者的家园。”吴恒对记者这样说。(扬子晚报记者 李 冲)     ■链接 吴恒和他的“掷出窗外网” 抛出窗外网,是一个有毒食品警告网站,由复旦大学的研究生吴恒联合34名网络志愿者创建,于2012年上线,在2012年5月份蹿红网络,引起极大反响。网上可以查询到2004年至今,全国各地的有毒有害食品记录,数量达3000条之多。由于访问量巨大,这个网站于2012年5月3日出现了暂时崩溃的现象。网站口号:面对食品安全危机,你应有的态度。 “掷出窗外”网站的创始人、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中心硕士研究生吴恒是湖北荆门人,2007年从武汉大学考入复旦大学念研究生。 资料来自互动百科

“流言研究中心”文章征集中

“流言研究中心”文章征集中

我并不认可“谣言止于智者”的观点,信息爆炸的时代,有谁敢大言不惭的自称“智者”?我相信的是“谣言止于自由”,只有在一个信息自由流通的平台,各种资料都能找到,各种言论都能发表,无论是貌似正确的,还是貌似错误的。每个人的知情权、发言权得到保证,事情就会越来越明。谣言自会平息,误会自会消解,即使不是全部,也能将其危害降到最低。

关于本站

关于本站

我是一个不可救药的怀疑论者,不知是因为历史学影响了我,还是因为如此我才选择了历史学。怀疑论,在我看来,是指拒绝任何不给出证明过程的结论以及开放的心态接受新的观点并愿意根据最新的证据随时修正自己的看法,我希望这个网站能成为怀疑论者、考据帝、乾嘉学派等的家园。(阅读全文

测试说明

本站正在测试中。 促使我打算做这个网站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因为再一次看到了这张图。 很多时候,我们看到的,不是真相;听到的不是真相。作为一个无可救药的怀疑论者,我甚至不相信我们能够获知真相。 但即使如此,作为一个历史学专业的学生,我还是能推知哪些不是真相,靠逻辑,常识和现有的资料。 本站致力于搜集类似的文章,以飨读者,让大家熟悉辨别真与假的方法比告诉大家真与假更重要。 本站不是“辟谣联盟”,也不是“谣言粉粹机”,我不认为我有资格评判什么是谣言,即使我认为该流言不合逻辑和常识。 作为一个不懂微积分的文科生,数理化方面的流言分析请戳这里。 因此,本站不提供结论,只提供思路。因为结论会因更新的证据而修正,但思路不会。  

前期资料收集

前期资料收集

前期的主要工作是做一些资料收集。正好发现了一座宝库,新浪的举报处理大厅中的不实消息板块。虽然目前只有800多例,但可以作为一个良好的开端。 我要建造一个尽可能全的流言收集、分析平台。